正文 312、无可避免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大概是性格的关系,他不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不喜欢被人簇拥着,他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在无人处,没人干扰是很好的。

    所以,他希望他将来的对象的性格能和他差不多,起码不要那么招摇。

    当然,想低调是低调不起来的,实力不允许啊,光是这个月,他已经接受了两次采访了。

    他其实是不愿意的,但是为了公司的宣传需要和长远发展,他必须适度的增加曝光率。

    “我脸上有什么脏兮兮的吗?”邱慧敏注意到了他的眼神。

    “没有,没有,”何舟摇头,端起杯子道,“请喝茶。”

    “你现在是在中国发展吗?”

    “是啊。”何舟道,“你呢?”

    关于这个女孩子,老娘没有说太多,只知道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的。

    邱慧敏道,“我目前还是在伦敦,帮助我父亲打理生意上的一点事情,听说你在创业?”

    “中国的市场很大,很大项目处于发展初期,有一定预想空间。”付尧接着道,“给自己一个机会,看看到底做出什么样子。”

    邱慧敏道,“东南亚的市场也很大啊,没考虑过回来发展吗?”

    新加坡是小国,但是他的经济辐射范围是整个东南亚,甚至是世界范围。

    付尧道,“其实我也想回国发展的,但是,整个东南亚除了新加坡,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很差,融资环境也不是太好。”

    “这倒是真的。”邱慧敏补充道,“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还没去过呢,有机会我一定要去看看。你愿意给我做导游吗?”

    “没问题。”

    “那谢谢了。”在她眼里,付尧是个有点害羞的大男孩,在她想来,这种大财阀出来的,而且是唯一继承人,即使没有傲气,眼睛总该在水平线以上。

    只是,令他意外的是,付尧比她想象的单纯许多,既没有父辈们的老练狠辣,也没有年轻一定的盛气凌人。

    “有人跟你说过你长的像fann wong吗?”何舟突然想起来因为《笑傲江湖》中饰演任盈盈而在新加坡家喻户晓的女明星范文芳。

    邱慧敏道,“倒是有人说我长的像jacelyn tay。”

    郑秀珍在《东游记》里扮演过何仙姑,在新加坡也属于家喻户晓的明星。

    付尧道,“你还别说,真有点差不多。这么说你喜欢jacelyn tay?”

    “你喜欢fann wong?”邱慧敏反问。

    付尧笑着道,“我们家有一款床垫是她做的代言,然后我就在酒会上见过她,很惊艳。”

    邱慧敏道,“刚好这两个人我都见过,都很漂亮啊。”

    两个越聊越多,大家都并不讨厌对方。

    接下来两天,在老娘的逼迫下,付尧又不得不硬着头皮约邱慧敏出来,不是不乐意,而是不好意思。

    当双方家长已经谈论到婚期安排的情况下,他终于慌张的坐不住了。

    他请她吃烤鸭,约会这么多次,他第一次喝酒,她也跟着喝。

    像往常一样,随意说了一点闲话后,他终究忍不住道,“你不觉得她们有点荒唐吗?”

    “谁?”邱慧敏不解。

    付尧道,“我妈妈还有你妈妈。”

    邱慧敏笑着道,“付阿姨很nice,一直是我的偶像,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教授拿她做过案例。”

    “不,我不是说这个。”付尧道,“我是说她们最近频繁见面商谈的事情。”

    他觉得她在故意装傻,好让他自己说出来。

    但是,他偏偏又不好意思说那么直白,即使是喝了酒的情况下。

    邱慧敏笑笑,然后道,“我父母亲是介绍认识的,我哥哥和嫂子也是通过介绍认识的,她们现在过得都很好,所以我并不排斥。”

    付尧苦笑道,“我希望更纯粹一点。”

    “纯粹的光明刺眼睛,就像纯粹的黑暗中一样,什么都看不清,”她举起杯子,轻抿一口红酒,笑着道,“我们是俗人,脱离不了低级趣味。”

    付尧道,“可是,如果有感情不是更好吗?”

    她笑盈盈的看着他,突然道,“我喜欢你....”

    “啊....”付尧有点措手不及,脸更红了。

    “哈哈...”看着他窘迫的样子,她的笑声更大了。

    “很好笑吗?”付尧问。

    “你生气了?我一直以为你很大度,不会这这么小气吧?”她掩住笑问。

    “我从来没大度过。”付尧实话实说。

    她道,“我是认真的,我觉得你很可爱,起码性格上和我有互补。”

    “可爱不是形容孩子的吗?”

    “我们还都是孩子。”

    “你真会说话。”付尧隐隐察觉到他老娘喜欢她的原因了。

    “我在高中的时候呢,喜欢过一个男孩子,白球鞋,白衬衫,打篮球的样子特别帅气,后来还没来得及牵手,我爸爸就把我送到英国了,”她笑着道,“等我回国后呢,发现他因为父亲破产,受了影响,没读大学,现在在巴刹卖海鲜,肥头大耳,我差点没认出来,当时我对爱情所有的幻想一下子全破灭了。其实有时候我也不是没遗憾,没有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我比你强。”他起码谈过一次恋爱,虽然并不轰轰烈烈。

    “我听阿姨说了,是比我强,起码牵过人家小手了,人家家长还找上门了。”她忍不住打趣道。

    “这也跟你说了?”一时间脸上挂不住,暗恨老娘口无遮拦。

    “挺好玩的啊。”

    “有件事情,我妈妈不知道有没有和你说。”付尧想了想道,“我回中国安排完公司的事情,就需要回来服兵役。”

    在新加坡,只有缺胳膊断腿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豁免兵役。

    他无法再申请延后服役,实在避无可避。

    如果拒绝的话,除非这辈子不回新加坡,否则面临的就是军事拘留。

    “二年而已啦,又不是进监狱,随时探访都没有问题的。”她笑着道,“进去以后呢,锻炼锻炼,也许更man呢。”

    “也是。”他从他同学朋友口中得知,受训期后,军营制度的很宽松,“但是,难道我们不需要再磨合吗?”

    “刚开始的时候呢,我有点担心,你是独生子女,会太自我,那么,现在我没有这个担心了。”她笑着道,“都不是孩子了,有些人呢,连生起气来,都是那么认真。

    “你喜欢我什么?”他不知道现在改还来不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