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千骑卷平冈 344、发现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坐院子里,拿着一本书,翻了几页后,实在是不愿意看,鬼使神差的给秦远程发了条信息,问她在做什么。

    “你呢,在干嘛?”她回复的也很快。

    “在家看书,”第一条发完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其实也没看下去。请你看电影?”

    “不行,今天工作很忙。”她发了一个笑哭的表情,然后道,“现在还在做材料汇报总结,明天吧,明天我请你看电影。”

    “好,那你先忙。”李览实在想不明白,他堂堂的富二代,为什么会无聊到这样的一个地步。

    如果他愿意,他可以找到该有的乐子。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声响,他走出去一看,已经渐暗的天色下,一个老头子正拿着铁钳子在垃圾桶里捡废品,不时的往身后的三轮车里扔点纸盒。

    “这不要了?”老头子用铁钳子举着一双皮鞋问。

    李览笑着道,“不穿了。”

    门口垃圾桶里的垃圾基本都是他一个人扔的。

    “挺好的啊。”老头子举着鞋子瞅了瞅道,“扔了不白瞎?”

    李览笑着道,“开胶了,没法再穿。”

    老头姓陈,是附近的老干部退休局活动中心的常客,没事喜欢蹬个三轮车捡垃圾。

    他老子就认真交代过他,对这老头要顺毛捋,算给人家儿子面子。

    至于陈老头的儿子是什么级别的,他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他老子也没说,总之需要他老子叮嘱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陈老头把鞋子扔进三轮车里,连同钳子也放在一旁,推着车把,正要走,却看到了房子门口的车子,笑着道,“又换车了?红旗?没五六百万下不来吧?”

    “花的不是我的钱,”李览故意用一副二世祖的口气道,“前人栽树,我后人乘凉。”

    原本的车子从医院到家后没加油,他索性也就换了红旗开。

    陈老头笑着道,“你老子有钱,你可劲花就对了,没必要帮他省,帮他把钱撒出去,有助于刺激经济。”

    李览笑着道,“你说的都是对的。”

    陈老头道,“最近你没得罪什么人吧?”

    李览道,“陈师傅,我这性格能得罪什么人,我没明白你这话里意思?”

    陈老头道,“没得罪人就好,但是你个人安全意识要提高,你们家可不是一般家庭,保不齐有打歪主意的。”

    “陈师傅你还是直接说了吧,我这脑子笨,反应有点慢。外面热,你进屋喝杯茶?“李览热情的要迎他进屋。

    陈老头道,“不了,天黑了,我还得回家,没什么大事,也许是我多想了,,我就是给你提个醒。

    最近啊,有个女人,没事总在这一片晃荡,偶尔趁着你家没人的时候,还在门口站着,好像是观察什么。

    但是,你要说人家是坏人,也不大可能,人家车子也不能比你的差,穿着体面的很。”

    李览好奇的问,“长啥样啊?”

    陈老头道,“长啥样我还真不清楚,离得老远,我又不能靠近了瞅,反正我就知道是个女的,戴个墨镜,样貌估计也不丑。”

    李览道,“谢谢您,我会注意的,让您费心了。”

    陈老头道,“什么费心不费心的,我就随口跟你说一声,就当是我多心吧,不过呢,这人不能光看表面,光鲜亮丽的坏人也多着呢,是不是?”

    “陈师傅您这话在理。”李览心里暗自纳闷。

    站在自己家门口的女人会是谁呢?

    陈老头蹬上三轮车摆摆手道,“走了。”

    李览笑着朝他挥挥手,嘱咐骑慢一点,看着他和他的三轮车消失后,也没急着回屋,干脆锁上门,从车里拿了一包烟揣上,沿着影视基地走了一圈。

    没有任何发现。

    影视基地的入口有个院子,住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主要负责影视基地的卫生和保洁工作,他看到李览过来,笑着招呼道,“李先生,吃饭了?”

    这是一个不高兴就能让他丢饭碗的人,他不由得不恭敬着。

    他的工作表面上是清洁工,实际上却找不出像他这样清闲的清洁工,每天只要清理下垃圾桶,统共只有两个。

    吃住在这里,工作不需要打卡。

    他没有下属,也没有直属领导,整个影视基地,基本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附近全是黄金地段,停车不好停,偶尔有兜圈子兜过来停车的,他还能借机收点停车费。

    影视基地虽然不是文物保护建筑,可是有点年头了,是很有历史感的地方,很多拿单反的小文艺青年、婚纱摄影工作室也会听人家介绍后跑过来取景。

    收不收钱,收多少钱,也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为了显得正规化和专业化,他还给人开收据的。

    一番下来,加上工资,一年也有小二十万收入,他在老家俩套房,全都是靠着这份工作。

    四九城遍地是金子不假,但是他没本事去捡,也就这旮旯是他的福地了,只要他的大老板李老二不开除他,他这辈子也是不决定挪窝的。

    李览问,“最近这里人多不多?”

    中年人道,“不多,最多那天也就是星期三天,七八个人,还是一起来拍婚纱照的,稀罕前面那个井轱辘,拍了不少,剩下几天没什么人,就来了俩小青年,抱着机器没待半小时就走了,还嫌弃我收三十块钱有点贵。”

    他收费是经过李家爷俩允许的,所以当然也不做隐瞒。

    李览道,“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吗?”

    “没有啊,”中年人挠挠头,见李览有失望的表情,又急忙道,“这里有监控,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监控?”李览倒是第一次知道,他从来没见过摄像头长什么样。

    “有,好像叫什么微型摄像机。”中年人在前面带路,绕过好几道门后,最终在一处后院停下来,他指着一扇门道,“这里面是机房,我不会用。我老表说安装的时候花了好几千万呢。”

    “你老表是董浩吧?”李览推门进去,地面是一人多高的机柜,墙面上是不显像的显示器,他用手蹭蹭机柜,很干净,没有一丝灰尘,然后问,“平常有人维护吗?”

    “董浩是我表哥。”中年人笑着道,“以前他负责安排这里维护,他回老家以后,现在全归宋谷宋总管,只是他来的很少,偶尔会有东方影业的人来检修或者更换电池。

    我是什么都不懂,偶尔会清扫下里面卫生,保持里面干燥。”

    他老表让他来这里上班的时候,千交代万嘱咐,第一任务是维护机房卫生,外面的卫生其实是次要的,如果不是李览在这里住,他基本不用出门。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