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60、懊恼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悄悄的退到一边,站在阳台的一边,扒着栏杆。

    这是一个很好的位置既可以观察到从楼底口出入的客人,也可以看到整个大厅的情况。

    刚掏出来一根烟,一个打着的火机便迎了过来,回过头一看是付临。

    “谢谢。”他对这个笑眯眯的胖子很有好感。

    付临道,“一家子人,别说两家话。”

    有侍者走过来,好像要说什么,又被他不耐烦的赶走了。

    “是不是这里不能抽烟?”他看了看手里的烟,不好意思的朝着户外的树枝丛里吐了一个忧郁的烟圈。

    付临跟着点起来一根雪茄,笑着道,“也不知道是什么破规矩,可以抽雪茄,不能抽烟。不过呢,不管是什么规矩,对咱们不适用,不用管那些闲言碎语。”

    “那我就放心了。”何舟道,“你一点口音听不出来。”

    付临高兴地道,“真的吗?我初中开始在深圳读书,然后一直到高中,后来去美国读的书。”

    “挺好。”何舟道。

    付临道,“第一次见面,以后就是朋友,不要和我客气,明天我请客,请务必赏光。”

    “一定。”何舟没有推辞,人家说的这么郑重,要是推辞了,有点不地道,何况他想拒绝,其实也没法拒绝,因为最后的结果是他老娘一定会逼着他去。

    付临指着那个叫andy的女孩子道,“你要是感兴趣,我帮你下点力气?李沛和杨淮俩人都结婚了,不是太合适,我觉得你挺有机会的。”

    何舟摆摆手道,“我说不是一路人,你懂什么意思吧?”

    “明白。”付临不再多说。

    心里暗自叹口气,又是一个李览。

    不过好在李览有对象了,不然他怀疑他的取向了。

    “这帮女人啊,搞不懂,要那么多衣服说是给男人看的,其实我们都喜欢看女人不穿衣服!”李沛也跟着走过来,跟着点着一根烟,笑着问,“怎么样,又是看不上?你这眼光不要太高啊。”

    何舟道,“你们的脑子里啊全是女人,不谈女人,你们会死吗?人生还有很多乐趣的。”

    李沛道,“总比女人的脑子里全是水好,只要耐得住寂寞的都是好女人,经不住诱惑的都是好男人,好男人都是愿意为女人掏钱掏肺,一有钱就想多照顾几个女生。”

    何舟笑着道,“歪理。”

    身在香港,心里却很着急,关于公司的事情,他不好直接问柳橙,显得他不放心她似得,只能用手机跟郝英明多沟通。

    “可好?”他躺在宾馆的床上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住着七十多平的大房子当然好啊。”郝英明回复的也很快。

    “现在不忙吧?”接着他又听见对方发的语音道,“忙得很呢,累的要死,房价又涨了,我都想卖了房子,环游世界去。”

    “挺好的想法。”何舟发的文字,给发了一个点赞的大拇指。

    “房东不同意啊...”一段愁眉苦脸的颜文字。

    何舟哑然失笑。

    回复道,“那就买下来。”

    “没钱啊。”又是一个托腮的表情。

    何舟没时间陪她瞎聊,询问了一点公司的情况后,就跟她道了晚安。

    躺在床上,久久的无法入睡。

    看看时间,他最终还是忍不住给曲阜发了一条信息。

    “睡觉了没有?”

    “没啊。”

    听见铃声,何舟很诧异,想不到对方回复的会这么快。

    “为什么还不睡?”他问。

    “我在努力压制学习的**,我自制力强,能压下去的。”

    “想学习就学习呗。”何舟道。

    “不,每个晚起的早晨都会想杀死那个熬夜的自己..”

    何舟正准备继续回复,却又收到了一条。

    “晚安。”

    他只能跟着回复道,“晚安。”

    然后拿着手机,把所有的信息从头至尾又看了一遍。

    突然听见咔嚓一声,伸脖子一看,门居然直接弹开,把他吓了一跳,把垃圾桶拿在手里,走到套房客厅的时候,才发现是他老娘。

    “吓人啊,能不能敲门啊。”他放下垃圾桶,拍拍胸脯。

    招娣道,“对我还讲**了?”

    何舟道,“当然。”

    他回答的很肯定。

    招娣坐下后,看到烟灰缸里满满的烟灰,然后没好气的道,“这烟瘾又大了?没个好了。”

    何舟道,“我就喝完酒才抽烟,不喝酒基本不抽。有事?”

    招娣道,“你李叔叔让李览去美国进修考察,我想着你也没出过国,就出去跟着一起去看看,一起去人多,我也放心。”

    何舟道,“我暂时没时间,等年底吧。”

    他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那随便你,杨淮和李沛也是去的。”

    “他们一家子,他们去他们的,我跟着瞎掺和什么,是不是。”

    “那不打扰你睡觉了。”招娣摸摸他脑袋,笑着出了房间。

    第二天,在付临家的晚宴上,李沛又和他说了一次,他明确的表示不愿意参加。

    李沛和李览对视一眼,只能表示无奈。

    这一趟美国之行,向导是李怡。

    她在美国读了四年的大学,自然对一切都不陌生。

    李沛和杨淮也还好,毕竟也是经常来。

    相比较于,李览就有点土包子里,他对一切都很不了解。

    接待他们的是已经七十出头,满头白发的伊万诺夫。

    在欢迎宴上,李览听着一位自称他父亲老朋友人侃侃而谈,这位夸夸其谈的美国老头叫川普,居然吹牛说要竞选美国总统。

    出于礼貌,他当时没有笑,而且听得饶有兴致。

    川普也感觉好像遇到了知音,谈的手舞足蹈。

    但是,没多长时间,他在新闻上刷到了这个老头子,居然真的参选了。

    再几个月后,这位白头翁大爷成了美国总统。

    他突然感觉人生是一出荒诞戏。

    难怪他老子经常和他说,美国唯一令有钱人羡慕的是:官商不分,官商一体,是“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的真实体现。

    李览想去做个全身检查,他不知道自己的肠子青了没有。

    因为他清楚的记得,那个晚上,老头子要请他赴宴,并且要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他。

    他拒绝了...

    居然拒绝了....

    再次回想,他把自己的脑袋往墙上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