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千骑卷平冈 367、察觉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嘴巴在他们身上,做人难,做别人嘴里的人更难。”何舟浑不在意的道,“我又不能给他们缝起来,爱咋咋,我不管,选择对自己最好的方式解决,就是少管闲事。”

    “那不行。”潘应断然道,“潘少均的事情你还记得不?一个离婚案,居然成了娱乐八卦,最后影响的是生意。”

    生在她们这种家庭,自己也许会感觉不到什么,但是发生些什么,她们才能切实的感觉到自己在社会的地位,很容易地不自觉的会成为别人的谈资。

    “哎。”何舟懂她的意思,但是还是道,”难不成我还得挨着人打,笑脸相迎,然后唾面自干。”

    潘应道,“那倒是不必,起码你不能那么冲动,学会秋后算账,君子报仇,不急于一时意气。”

    “行,听你的。”何舟怕她再唠叨下去,也就随口应付了过去。

    雨越来越大,风越来越烈。

    “真是败兴。”潘应嘀咕道。

    “去我那吧。”何舟掉转车头,回到了自己家。

    停好车后,他道,“你等会,我先回去拿伞来接你。”

    “不用,我没那么娇气。”潘应紧跟在何舟后面,冲入了狂风暴雨之中。

    这么几步路,俩人基本都湿透了。

    一进屋,何舟先换了衣服,从屋里出来后,把自己的衬衫丢给她道,“不嫌弃的话,你就穿着吧,可能比较大。”

    等到她换完衣服从里面出来,何舟的眼睛差点直了。

    宽大的衬衫罩在她的身上,该突出的部分一点也不含糊。

    而衬衫的下摆也掩盖不住那完美的长腿。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她。

    有那么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为什么她跟平常就不一样了呢?

    “喂,看什么看。”潘应脸色一红,明知故问。

    “我给你煮个姜汤吧,省的感冒。”何舟得承认,她真的超凶的。

    “不用,我来吧。”潘应自己跑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何舟就享受到了暖暖的姜汤,各自坐在沙发上,离得老远,他发现他已经没胆量靠近她了。

    桑永波以现金86亿元全资收购五号店在市场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但是,只有何舟知道,这只是开始,因为他们李庄的扛把子李老二也来浦江了。

    如果真是这么点小事,李老二肯定不屑于动弹,这人有多懒,是个人都知道。

    虽然有心理预期,但是,桑家的动作还是吓了一跳,居然以467亿从一家辽阳企业手里的文旅项目。

    他本以为到此为止了,结果,没到三天,桑家还吞并了中国排名第四的连锁超市,总花费251亿。

    一时间,桑永波的形象在他心里也高大了起来。

    两家一个小区,住的很近,每次去找他,想探点消息的时候,桑永波都是不在家,不是在香港就是在深圳。

    直到桑永波喊他吃饭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桑家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了。

    一个能容纳二十几个人的大包厢,除了李庄几个人是熟悉的,剩下一个人都是不认识,潘广才都一一替他做了介绍,然后他才发现大部分人的名字他都是听过的,甚至照片都见过,只是一时间很难与本人对应起来。

    这里本不该有他的位置的,但是他是代表他老娘的,代表的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基础物流设施供应商,不管谁,也不能小瞧他。

    不过,作为晚辈,作为新人,该进酒的时候,他一样不含糊。

    “贸易战嘛,本质上是蛋糕小了,不够分了,美国佬就准备掀桌子耍无赖,其实不怕打的啦。说什么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你让他站着,我扇他一巴掌试试,看看到底响不响...”

    何舟喝的半醉不醉的情况下开始认真听李老二关于中美贸易摩擦的分析,听着听着就笑了。

    “这都什么年头了,还不能站着说话了?”

    所有人都笑了。

    “有些人跪习惯了,让他们改是很难的。”吴淑屏笑着道。

    “川破动不动经常性的也对我旗下的公司发出禁令威胁,我说我不怕的,硅谷有一半公司是我投资的,那么这个是互相伤害。”李和接着道,“不过,不怕归不怕,各位都得做好准备,一旦禁令下来,你们是不是能撑得住,千万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中国已经到了这个体量了,肯定要和美国佬抱摔的。

    那么到时候,芯片、电子、软件,全都得受影响...”

    何舟听得津津有味。

    吃好饭后,不少人都散了,酒店一时间只剩下李庄这么几个人。

    每人面前都放着一个茶杯,不时的抿上两口,不知不觉的,大家聊到了孩子的身上。

    何舟自然被波及到了。

    他笑着道,“我不着急的,现在我也还不算大。”

    他见识过的富二代,基本没有在三十岁前结婚的。

    他觉得他这么晚结婚,也属于正常的,不应该成为被围攻的对象。

    结果他想错了。

    “多大了,不能让你妈省点心。”说话的是李老二,他笑着道,“早点结婚,让你妈抱上个孙子也好,孙女也罢,然后你就可以安心做事业了,她也少唠叨你。”

    “没合适的。”何舟无奈的道。

    李和道,“我是过来人,有些事情啊,我比你懂,其实我说句实在话,不要把怜爱当**情,不要把同情和怜悯当做喜欢,有些事情啊,多想想。”

    曲家丫头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何舟虽然喝的不少,可是脑子是这一天中最清醒的时候,他瞬间就反应了过来,知道李老二说的是什么意思。

    心中感觉不忿,老娘怎么什么都可以说给别人呢?

    也不怕人笑话!

    李和拍拍他的肩膀道,“找个爱你的,而你又不讨厌的,这就足够了。”

    他也希望未来的儿媳妇能是潘应,这丫头无论是性子,长相,全是没得挑剔的。

    而且,两家的情况差不多,关系很纯粹。

    至于曲阜,他倒不是认为对方贪图何家什么,但是何家的“财”多少会占有一部分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