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千骑卷平冈 369、大结局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过几天再说吧。”何舟望了望楼上的阳台,阳台是露天的,直接通往卧室,门是关着的,他没锁,想到这里,他穿过门口的灌木丛,走到一处空调外机的旁边。

    “喂,你干嘛?”潘应的话音还未落下,只见何舟已经踩在了空调外机上,咣当一声,一个跳跃,一只手已经扒在了栏杆上,另一手上紧跟着扒上,没怎么注意,已经翻身进了阳台,“你小心点啊。”

    她担心不已。

    何舟没回话,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喂。”她继续喊。

    回应她的是铿锵的开门声。

    “进来吧。”何舟把门拉到了一边,笑着道,“想喝什么冰箱有。”

    “那样太危险了。”潘应道,“找个开锁师傅就是了,几分钟的事情。”

    何舟道,“哪里需要那么麻烦,我以为我大学白上的,我们天天就是跑障碍,爬个楼算了什么。”

    他并不以为意。

    潘应先给他泡了茶,笑着道,“喝点茶解酒吧,你以后少喝点,跟他们老酒鬼在一起,你能喝的过谁啊,瞎逞能。”

    “这不是我吹牛...”

    “我爸一个人能喝你几个来回。”潘应毫不客气的打击道,“你看他喝了一辈子,也没喝出好结果,身体都不好,中途戒酒戒了一两年,现在比以前喝的更凶了。”

    何舟白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一时间有点沉闷,只能听见风雨打在树叶上的沙沙声。

    “听说...你有对象了?”潘应问的很突然。

    “什么?”何舟听的不是那么真切,她的声音跟蚊子似得。

    “你很喜欢她?”她接着问。

    “谁?”何舟莫名的有点慌张。

    “没事。”她什么都不再追问,站起身笑着道,“我先走了,早点睡觉吧,明天见。”

    何舟望着的背影,想喊住她,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她钻进车里,朝着他挥手,笑道,“走了。”

    “拜拜。”他望着远去的车子发呆。

    他却不知道,在他转身回屋的时候,老娘也在不远处看着他。

    等到他刚关上门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妈。”他打开门吓了一跳,老娘不是应该在老家吗?

    招娣进了门,端着桌上泡好的茶抿了一口,笑道,“潘应刚走?”

    何舟点了点头。

    “你不怕伤害了人家?”她问。

    “我都听糊涂了。”其实他心里明白,老娘也希望自己和潘应在一起,可是他只是拿潘应当妹妹而已。

    招娣道,“你不小了,有些事情,你应该明白的,我只希望你将来不要后悔,你是我儿子,我了解你性子,我不明白你喜欢什么样的,但是我知道你适合什么样的。”

    “你这是为难人。”何舟想拒绝的干脆,可是又不想看到老娘失望的眼神。

    招娣笑着道,“给她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对什么事,永远不要轻易的做否定,机会过去了,什么都没有了,后悔都没用。”

    “那我这是脚踏两只船。”既然老娘什么都知道,何舟索性说开了。

    “你得有那个本事才行。”招娣奚落道,“你踏着谁了?谁答应做你女朋友了?”

    也不怕打击儿子,接着道,“还是老光棍一条呢,有点自知之明。”

    “不带你这样说话的。”何舟啪嗒点着了一根烟,躲到一边吧嗒了好几口,笑着道,“再说,要是自作多情,多尴尬啊。”

    招娣老神在在的道,“你妈说的,你去跟她主动一点,她要是拒绝,老娘把眼睛挖给你。”

    “别说的这么吓人好不好。”何舟道,“我看情况吧。”

    招娣道,“看什么情况?你还在想着曲阜那丫头,那丫头不是我看不上她,她是好丫头,可是儿子,你得看你俩合适不合适。

    你一直问我跟你爸,今天就跟你说,他是读书人,有文化,不像我一个大老粗,即使他活着,咱俩也过不到一块,没共同语言。”

    “还是他舒服,两腿一蹬,入土为安,让你跟着糟心。”对他老子留下的笔记,何舟表示十分的佩服,但是对于他老子这个人,实在提不起一点敬意。

    “我糟心我乐意,”招娣脸一板,“又没让你糟心,你再敢乱说话,非大耳刮子抽你。”

    “哎。”何舟懒得再多说,他早就习惯了他的地位不如那个死鬼的事实。

    所以,干脆也不做辩驳。

    招娣接着道,“实话告诉你吧,我跟你广才叔都商量好了,他就很喜欢你。另外,你二和叔,小隆叔,永波叔,都看好你们。”

    “我知道。”他才刚从酒店回来,一大帮子人帮着说项呢。

    招娣道,“我昨天去医院做检查了。”

    “怎么?”何舟紧张的问。

    “腰肌劳损、偏头痛、神经衰弱、骨质增生,哎,一样没少,”招娣示意他不用紧张,浑不在意的笑着道,“我得多休息了,公司的事情我真的有心无力了。”

    “妈。”何舟的眼睛湿润了。

    这辈子他只有这一个亲人了。

    招娣拍拍他的肩膀,没好气的道,“有点出息,我跟你二和叔商量好了,他是玩高科技的,准备转型,旗下几家矿产、房产公司、机械公司已经是累赘了。

    我准备近阶段接手过来,到时候你的担子更重了,我帮不了你多少了,我只希望有个人能帮你。”

    曲阜能帮他什么呢?

    曲家能帮他什么呢?

    “我知道了。”何舟默然,他明白,命运终究是拒绝不了的。

    深夜,雨越小越大,沉闷的死水也泛起了涟漪。

    每年的这个季节的天气大多都是这样,很多人都已经习惯了,夜生活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无非是把路边的烧烤摊挪到屋里而已。

    青春的躁动除了烧烤档,在这闷热的夏季里无处安放。

    一天工作下来,每个人都很劳累,但是他们依然不肯早早的睡去。

    雨慢慢停下来的时候,李和站拒绝了邱亮给他撑扇,羡慕的看着一路餐馆里的热闹劲,他已经过了那个闹腾的年纪。

    离着老远,他就听见八万人体育场里爆发出来的声音。“五星红旗,你是我的骄傲

    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

    为你欢呼,我为你祝福,

    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

    五星红旗,你是我的骄傲,

    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

    他闺女正在里面唱着他写的歌。

    一首接着一首,他能感觉到里面的气氛到了顶点。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那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与观众的合唱。

    他热泪盈眶。www.7kankan.com